<var id="hjf1h"><dl id="hjf1h"></dl></var>
<ins id="hjf1h"><noframes id="hjf1h">
<cite id="hjf1h"><noframes id="hjf1h">
<ins id="hjf1h"><noframes id="hjf1h">
<ins id="hjf1h"><noframes id="hjf1h"><ins id="hjf1h"></ins>
<ins id="hjf1h"></ins>
<cite id="hjf1h"><span id="hjf1h"></span></cite>
<ins id="hjf1h"><noframes id="hjf1h"><ins id="hjf1h"></ins>
<ins id="hjf1h"></ins>
<i id="hjf1h"><noframes id="hjf1h"><i id="hjf1h"></i>
<menuitem id="hjf1h"><noframes id="hjf1h">
<var id="hjf1h"><noframes id="hjf1h">
探案首頁 > 警事 > 探案
太平間里的“鬼魅黑影”
2019-04-25 08:36 | 來源:河南省公安廳網站 | 作者:王阿斌 朱 婕
    俗話說“死者為大”。當生命受到傷害或威脅時,一切都顯得那么云淡風輕、無足輕重。然而有一些人,卻視金錢如生命。他們精神空虛、目無法紀,無道德底線,竟然將“黑手”伸向亡故的尸體,實乃天理不容。3月14日,三門峽市公安局東城分局經過11天的縝密部署、排查比對、沿線追蹤,成功破獲了“2019·3·3太平間遺體財物盜竊案”,涉案金額高達22萬余元,抓獲犯罪嫌疑人三名。   【一場離奇的車禍從天而降】     2月24日,人們都還沉浸在濃郁的新春佳節萬家團圓的歡樂之中。當天19時許,家住郊區的老趙和他的老伴兒在外出辦事返回時想走走路,便沿著鄉間的公路悠然自得地走著。然而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死神正向他們一步步逼近……     突然,一陣刺耳的剎車聲和沉重的撞擊聲,沿著公路瞬間竄出了幾里地。“救命啊!快來人啊!撞死人啦!”一位驚慌失措滿身酒氣的中年男子癱坐在車頭前方的地上,發瘋似的對著圍觀的群眾哭喊著、顫抖著。在他一旁的地上,還躺著一個人,已經沒有了呼吸。   眼前這慘烈的一幕,令現場的圍觀群眾全都毛骨悚然、心驚膽戰。大約五分鐘后,警車和救護車在急促的警笛聲中呼嘯而來。陜州區交警大隊事故科民警和特巡警迅速封鎖案發現場展開工作,同時將涉嫌交通肇事案的司機李某控制。   經查,司機李某當晚與朋友聚會,酒后駕駛一輛灰色小轎車途經此處,由于酒后反應遲鈍,且車速過快,導致該車輛直接撞向了老趙和他的妻子。   就在警方進行現場查驗、走訪取證、拍照錄像的同時,醫院的救護人員也宣布該二人已無生命跡象,屬當場死亡。此時警方認為:因車禍事發突然,在該案未查清真相之前,禁止任何與本案無關人員接觸死者或嫌疑人。經與醫院協商后決定,由醫院先將尸體送往某醫院太平間存放,待該交通肇事案查清后,再做下一步處理。   【是偶然車禍還是蓄意謀殺】     3月3日,東城分局案件偵辦大隊突然接到死者兒子小趙的報警,說在整理父母遺物時,發現母親案發當天佩戴的金首飾不見了,父親的手機也不見了,銀行卡里的16萬元人民幣也被轉走了,懷疑父母的死并非意外。     獲悉此情況后,辦案民警也覺得十分蹊蹺,按照報警人提供的情況來看,莫非老趙兩口的死是人為作案?人命關天!此時民警立即上報分局黨委。   三門峽市公安局東城分局黨委高度重視,立即成立專案組,并兵分兩路展開偵查:一路從死者生前的人際關系、社會活動開始調查;一路前往陜州區交警大隊事故科了解車禍現場的勘察情況,查找盡可能多的有價值的線索。   小趙告訴民警:“父母平時很少去遠地方。但這次,他們卻一起外出辦事,而出車禍的這個地點也是父母平時極少去的地方。”聽到此時,偵查員便迅速追蹤老趙夫婦在案發當天的行動軌跡,發現其夫婦二人當天去了距離車禍現場不遠的一間工廠。此時,小趙立刻向警方反映,該廠老板王某與父親是結識多年的舊友,可是他們已經多年沒什么聯系了。   至此,偵查員立刻驅車前往該廠,并找到了王某。然而王某非常驚訝地回答:“我們的確是老朋友,是我邀請他們來我的新廠參觀的。可是當天他們夫妻就走了。你們要是不說,我連他們發生車禍這么大的事兒都還不知道呢!”   偵查員并未輕信王某的此番說法。因為在驅車去見王某的路上,偵查員與死者的其他朋友取得了聯系,并打探到了一些重要信息:王某在開辦這間新廠之前,多次以邀請老友參觀工廠為由張口借錢。而許多朋友都推辭掉了,而老趙夫婦卻答應了邀請,并前往工廠見了王某。此時民警推測,是不是死者與王某在工廠內因為借錢未果發生了爭執,從而使王某產生了報復老趙的動機。然而王某在民警的再三詢問下,最終只承認自己找老趙借錢,但堅決否認自己要報復老趙。   另一路民警在進一步了解車禍現場的勘察情況時,事故科的民警在現場還找到了兩只鋼筆,筆桿上印有王某新建工廠的名字。那么,王某的東西怎么會出現在車禍現場呢?此時,偵查員立刻拿著筆找王某詢問緣由。而王某說:“這只是我送給老趙夫婦的一個紀念品,我辦公室還有很多,也可以送給你們做個紀念。”王某的這個解釋,也在情理之中。   在兩路專案民警偵查未果時,中隊長荊輝決定前往看守所,再次提審司機李某,尋找新的線索。但最終確定李某的供述與第一次交代的情況并無差別。而李某也不認識工廠的王老板,李某的車也沒有被人做過任何手腳。   【太平間里的“鬼魅黑影”】     凌晨1點半,專案組辦公室燈火通明。偵查員們拖著疲憊的身體各自抽煙,無人說話,空氣混濁且沉悶,線索中斷,案件偵破一度陷入了困境。   作為刑偵專家的副局長董學賢在迅速匯總所有線索后,當機立斷并做出最新指令:“就目前偵查的情況來看,車禍與盜竊案并無直接關系,基本上可以斷定車禍就是車禍,可做另案處理。現在,就遺體財物被盜案而言,針對案發現場的特殊環境,立即秘密調取醫院內的監控, 以防打草驚蛇。發現可疑情況,迅速報告!行動!”   時間在一秒一秒地跳動,而監控器中的黑白畫面,卻像是靜止不動的。因為,太平間不同于其他地方,有時長達幾天幾夜都沒人出入,連個鬼影都沒有。而一直盯著屏幕的民警翟輝,卻像一座雕塑紋絲不動,死死地盯著監控,生怕錯過每一幀有異動的畫面。   “滴答,滴答……”監控室墻上的時鐘指向了凌晨2點13分,就在此時,一個黑影突然出現在黑白色的監控畫面中。緊接著,又飄來一個黑影。他們沒有開燈,沒有語言交流,而是靜靜地、面對面地停在了存放尸體的冰柜前,悄悄地拉開了存放老趙夫婦尸體的柜門,慢慢地向他們的尸體摸去……   “快看!就是他們!在太平間里下的手!”翟輝興奮地指著屏幕不停地喊著隊友自言自語。   經過調取太平間內外及周邊近167個小時的視頻監控資料,專案組初步判定該醫院太平間內的兩名工作人員張某、宋某有重大作案嫌疑。     經進一步秘密偵查比對,最終警方確認:此二人利用工作之便,對存放在太平間內的趙某父母的遺體實施了盜竊行為。   【抽絲剝繭成功緝拿疑犯】     3月6日18時,在董學賢的指揮下,專案組成員布下天羅地網,立即對張某、宋某二人實施抓捕。經連夜審訊,該二人對自己在其承包的醫院太平間里盜走老趙夫婦遺體上的金首飾和手機一部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但對死者的16萬元被盜卻一無所知。   “盜竊的金首飾我和老張平分了,手機被老張拿走了,我不知道什么16萬的事兒!”嫌疑人宋某如實供述。   “是,我交代。手機是我拿走了,回家給我兒子用了。不過他不可能把錢轉走,他又不知道賬號密碼。”張某不敢想象自己兒子會轉走被盜的16萬元,特意向警方解釋。   獲此線索后,專案組立即對張某兒子小張的行動軌跡進行查詢。經偵查發現,小張有吸毒史,無工作。平日里好吃懶做、游手好閑。但最近幾天,小張像是中了獎、賺了錢,瘋狂購物、肆意揮霍,從里到外煥然一新,出入高檔酒店會所,活動軌跡異于平時。專案組立即對小張名下的銀行賬戶逐一進行查詢,發現其在3月3日下午給某銀行賬戶內存入了一筆大額現金。小張有重大作案嫌疑,民警兵分兩路:一路去銀行調取小張轉賬、取錢、存錢的全部記錄和監控視頻進行比對,確定嫌疑人身份;一路立即秘密監視小張動向。   3月14日,案發后的第11天,在偵查員確認轉走16萬元的嫌疑人就是小張后,專案組立即對小張實施抓捕。15時許,當嫌疑人小張與朋友在建設路與經一路某酒店內酒足飯飽之后,剛踏出飯店大門,專案組民警猶如神兵天降、迅速出擊,一舉將其成功抓獲。經審訊,嫌疑人小張對其利用技術手段盜走死者手機號碼綁定的銀行卡內16萬元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目前,此案三名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受害人被盜財物及現金已全部追回。至此,這起“3·3太平間遺體財物盜竊案”成功告破。
俺去啦_俺去也_俺来也_俺也去我也去五月停停_美国十次啦超线导航